豬豬不見了。

雖然這麼說,不過豬豬不見也不是什麼特別的事情,大概每兩個月會發生一次。

「不好意思嘛,忍耐一下,都最乖了喔。」每次都像這樣,說完之後的隔天,豬就會不見。

我隔著窗戶隱約可以看見山的另一頭,成群的山羊心懷不軌地望著這邊。豬豬在的時候並沒有什麼需要特別擔心的,山羊很怕豬豬,所以有豬豬在的屋子,他們的是不會靠近的。可是豬豬不見的時候事情就比較麻煩。

其他動物國的成員在山羊入侵這座山之前都先下山了,留下的只有我、小豬、小柴、小大象、小黑熊、小軟、貘貘還有目前不見的豬豬。

我們一邊準備晚餐,冰箱還剩下半打啤酒。

「沒有其他辦法了嗎?」年紀最小的小豬問,眼光不時飄向窗外,擔心山羊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過來。

「不放Donny Hathaway的唱片嗎?」小柴提議。

「唱片壞了。」幾個月前唱片磨損之後,我們就失去少數(應該說幾乎是唯一)可以抵禦山羊的東西。有Donny Hathaway的歌聲,山羊就不敢接近。

「試試看Marvin Gaye的怎麼樣?」小黑熊說,跳來跳去。

「沒辦法,只能是Donny Hathaway的。」很遺憾,想到住在台北的母親如果知道我最後是被山羊吃掉的,不知道會多傷心,可是也沒辦法。

大家安靜地把剩下的晚餐吃完,分工合作把碗洗起來,整理廚房跟餐桌。結束後全部窩在客廳,小軟跟貘貘一起聽著Al Green的唱片,小大象在旁邊看書,小豬在打瞌睡,小黑熊跳來跳去,小柴靠在我旁邊什麼也沒做。

「雖然短暫,至少是快樂的人生啊。」我靠著小柴說道,把剩下半罐的啤酒喝完,隨著酒精進入深邃的黑暗中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